2个小时后,树洞已经来了个大变样。

    不但地面平整,而且里面非常干燥。

    不过让姜凡非常不满的是,因为是柴火烘烤过,树洞里面有一股非常感人的焦糊味不说,刚刚贴的湿泥巴也在高温的炙烤下开裂了。

    不过大体情况还好,勉强够用了。

    黄昏两人又找了点野果,在树洞里面将就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姜凡不知从哪里捕来了一只野兔,而且还寻来了不少干草,铺在洞中,这样子到了晚上也不至于太冷。

    吃完烤肉后,姜凡就带着夏柔开始在山谷内寻找出路。

    “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出路,一旦进入冬季,没了食物,我们两个就真的可能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对此,姜凡一直忧心忡忡。

    “我们可以提前备一些过冬的干肉和水果干呀。”

    夏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北方冬天特别冷,我们两个现在的物资储备并不足以过冬。

    而且我们两个并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万一生了病,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要了我们两个的命。”

    姜凡悠悠叹了口气。

    他当然清楚夏柔心里所想,但在野外生存,不是一天两天,不可能像里面一样,待在一个什么孤岛上面生存十几年。

    毕竟,这里面的突发状况实在太多了。

    一不小心,任何一件极小状况,都有可能夺走两人生命。

    况且,人类是一种群居性动物,长久离开社会,那是很难做到的。

    “可是……”

    夏柔还想解释什么。

    忽然,夏柔觉得脚裸一紧,然后草丛中就出现了一声尖啸,随即就有道巨大力道将夏柔拖倒然后倒挂而起。

    “啊……”

    夏柔花容失色,可姜凡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风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破空声。

    “夏柔!”

    姜凡瞳孔急缩,想要去救夏柔。

    仿佛慢镜头一般,一道残影急速在姜凡鬓角划过。

    “救命……”

    生命受到威胁,夏柔忍不住尖叫。

    随即夏柔就感觉到腰间一凉,一种嗡鸣的震颤声就出现在身后。

    嗡……

    直到嗡鸣声传来,姜凡才发现,这道残影竟然是一根足足有一人长的木矛。

    “夏柔,你没事吧!”

    姜凡吓的面无人色,赶忙来到夏柔身前。

    “姜凡,救我。”

    夏柔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你等等。”

    姜凡深吸两口气,迅速在附近寻找起将夏柔倒挂起来的机关。

    没过多久,姜凡就在夏柔被悬挂的树后找到了一根绳索。

    “如果直接将绳索隔断,夏柔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定会受伤。”

    姜凡脑筋急速转动。

    “有了。”

    姜凡灵光一闪,将多余的绳索围了腰间一圈,然后再用石块磨断了下方的绳索。

    “夏柔,我要放你下来了,你小心一点。”

    姜凡死死抓住绳索,高声提示。

    “我知道了,你小心一些。”

    因为姜凡在树后,夏柔又倒悬在半空,并不知道姜凡到底在干嘛。

    “开始了。”

    姜凡抓住绳索,一步步走上大树。

    这个方法就好像是跷跷板,只要是体重相差不大,就可以自由上下。

    而姜凡就准备利用这种方法,将夏柔给放下去。

    时间过去很快,在姜凡接近树顶的那一刻,夏柔已经到了地面。

    可让姜凡意想不到的是,夏柔一到地面就开始解脚上绳索,当姜凡看到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不要……”

    姜凡来不及惊骇,就感觉绳子一松,然后就从半空中坠下。

    “我靠,这下被夏柔坑死了。”

    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姜凡心中苦笑。

    方才因为事情发生突然,所以姜凡也没有告诉夏柔他的处境。

    可就是这么一点疏忽,导致夏柔落地后,急于摆脱绳索。

    这根绳索就好像是个跷跷板,一头的人跳了,另一头人的结果可想而知。

    “唉……”

    姜凡感觉很无奈。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他都没有死,谁知道最终他却要死在这么矮的一棵树下。

    姜凡满脑子乱糟糟的,忽然,感觉腰间一紧,下坠速度顿时止住。

    “嗯?”

    姜凡楞眼。

    原来,就在绳索急速上升时,夏柔这边有一段绳索,缠挂在了树枝上。

    如此一来,姜凡才大难不死。

    “姜凡,你怎么样了。”

    这时候,夏柔才发现了姜凡的“特殊情况”,心中顿时一慌。

    “还好,死不了。”

    姜凡满脸漆黑。

    就是落地了也不至于急到这个地步,方才要不是他命大,夏柔那一下子,就可以送他去见佛祖了。

    “需不需要帮忙?”

    夏柔小心肝砰砰乱跳。

    “你别乱跑就好。”

    姜凡眉头跳跳,松开绳索,轻盈落地。

    “这里怎么会有陷阱,到底是谁干的?”

    夏柔有些生气。

    “无论是谁干的,你不觉得是件好事么?”

    姜凡翻翻白眼。

    “好事?这还算好事?”

    夏柔脸色不好。

    这个陷阱差点就要了他们两人的命,这都算是好事,那什么算是坏事?

    “当然!”

    姜凡目光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啊!”

    见姜凡发呆,夏柔更加生气。

    “你觉得陷阱这种东西是怎么来的?”

    姜凡反问。

    “当然是……”

    夏柔刚想到答案,忽然就脸色大变。

    有史以来,只有人类才可以做出这么有创造性的东西,其他的生命都做不到这一点。

    也就是说,有陷阱,那就一定有人。

    而如果有人的话,她跟姜凡小日子就到头了。

    “不要多想,先想办法出去。”

    姜凡当然知道夏柔所想,叹了口气后,就去寻来了一些长长的木棍。

    方才这个陷阱看似简陋,但确实杀伤力十足,如果再一不小心中了,可不一定就像方才那么幸运。

    所以这些木棍就是用来探查陷阱的。

    “哦……”

    夏柔神色黯然,随意应了一声。

    “唉……”

    姜凡明明知道夏柔的心思,但却不知该如何去解释。

    于是,两人就闷不做声,一点点开始排除陷阱。

    然而,就在距离两人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有处小木屋,里面正有为青年男子呆呆的坐在屋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已经过去3个月了吧,或许大家都以为我‘英勇牺牲’了吧。”

    青年苦笑。

    “话说,我到底该怎么出去呢?”

    青年低下头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根木棍忽然竖了起来,青年一愣,顿时露出笑意。

    “这只蠢熊终于上钩了。”

    青年兴冲冲回屋,拿了一些由木头制成的简易武器,快步迈入了树林。

    82673/

章节目录

大棋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空明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明音并收藏大棋圣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