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阳城里为着授田之事弄得沸沸扬扬,城东郊外的虎林军军营里,同样是人声鼎沸,营区向来是严禁喧哗,可如今执法队对着这一情况都是视若无睹。

    因为是特殊情况,今日是“摇号”的关键时刻,宇文使君特批允许大家“热闹热闹”。

    校场上黑压压站满了士兵,而前方的高台上摆着个桌案,上有几个大竹筒,高台后面挂着一块巨大的白色布幔,上面挥着弯弯曲曲的图形。

    那是西阳城周边地形的舆图,舆图里一块块的图形代表着每份可授的土地,而依次上台的将士就是在“摇号”抽签,按着竹签上的数字大小排序依次选地。

    从今年四月到现在,周军对陈国多次战,虎林军将士在主帅宇文温的带领下浴血奋战,立下功劳的将士等到了授田的日子。

    所有立功将士都登记起来,个人的功劳详细写明并在军营里张榜公告,虽然大家都会背诵千字文但识字率还很低,所以有专人守在榜边负责‘答疑’。

    待得公示一段时间没有人质疑之后,现场看地的活动便紧锣密鼓的展开,有资格分地的将士在上级组织下到授田现场勘察。

    虎林军要分的地早已画好范围,根据授田人数对应的画好地块,因为事先有修好沟渠,所以每个地块都能得到良好的灌溉。

    虽然是荒地,但土质也有好坏之分,为了保证公平,地块的划分尽量避免出现好地、次地分别扎堆的情况发生,当然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做到。

    队将以上将领授田的范围是单独划出来的,和士兵们的抽签也是分开进行,一来是体现上下级的区别,二来也是避免将领把所有好地都圈了去。

    所以地块的划分是关键,宇文温亲自主持这个工,分派人手到现场勘察,还组织士兵选出代表一同参与,最后划分的地块范围也是经过几次公示最后定型。

    有鉴于此无论是将还是兵,对于分地方案都没有疑问,而有资格分地的将士们,通过现场勘察早已经将各地块的优劣熟记于心,一切的一切就看“摇号”的了。

    为了避免立下大功的人抽到下下签,搞得落到最后吃残羹剩饭寒心,抽签的人按军功分五档,最高的第一档先抽,这个档次里所有人抽完之后才到第二档,就这般进行下去直到结束。

    宇文温亲自在台上住持仪式,由大嗓门中气足的唱名,将士们按着功劳大小依次上台“摇号”抽签,当然上了台后将领和士兵是分开进行摇号,而摇到多少号那就看各自手气。

    所有将士都是按照所述军、幢、队、小队、什集结,等待分地的将士们侧耳倾听,听着台上喊到自己的名字就走上台去摇号,而其他士兵则是为围观群众,亲眼目睹同袍们用军功换得土地。

    “阿果,一会到我了你觉得该选哪块地?”刘葫芦激动的说着,他立下军功有资格分地,虽然只是最后的第五档但依旧让他兴奋不已,而同什的伙伴张须陀本来也能分,但却为了晋升放弃了。

    “不是都想好了么,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莫要慌。”张须陀说道,刘葫芦因为授田分地的事情已经激动得几夜没合眼了。

    听着一个个同袍被喊到名字,然后名字从前面传到后面,在众人的注目下走上台去‘摇号’,选好地块之后那大布幔上便插起小旗,看着那越来越多的小旗,刘葫芦心中即焦虑又期盼。

    他家很穷没有地,靠着给别人种地勉强度日,后来母亲生病,为了治病又花掉了几乎所有的财物,眼见着日子越过越难,刘葫芦听说巴州的宇文使君募兵,管饱还有军饷拿便来投军。

    宇文使君的兵可是出了名的待遇好,刘葫芦原本没想那么多,母亲体弱多病,家中劳动力有他和父亲以及兄长,但一年忙到头挣回来的米都不够吃,他愿意为了吃饱饭把命赌上。

    结果这一赌就赌对了!

    入了虎林军,没日没夜的操练,累是很累但确实管饱,每月的军饷他都省下来,委托军中信使送回家里,上阵战时也想过退缩,不过那做不到。

    一起操练的同袍们都在杀敌,他可没脸后退,再说军法也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立功还有奖赏,这一拼命下来竟然在战场上救了本幢幢主一命,加上其他累计的军功就能够分地了,虽然是荒地但刘葫芦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荒地又怎么了,他去看过现场,有河堤护着有沟渠灌溉着,无论那块地只要努力耕,没几年就是块良田,有了良田就有了粮食,有了粮食才算个家。

    他已经托人把消息带回家,全家人已经动身往巴州赶来,虎林军在巴河城新建的房子也准备好了,就是给他们这些分地的将士安置家人,所以等分好了地春天时就可以开荒了。

    许多士兵都是家徒四壁,但没有农具不要紧,军中低价出租铁犁、铁锄、铁铲,这也包括年初见到的曲辕犁,还有耕牛可以出租。

    还有那新颖的插秧法,如果愿意采用便有人手把手教。不想插秧也没关系,稻种有供应可以先种着,费用到年底收获时再结算,今年巴河城外同袍们的田地丰收,刘葫芦已经下了决心学插秧法。

    无论如何一定要努力,明年的收成还了欠债后可都是自家的!

    张须陀见着刘葫芦走,心中也是别有滋味,今日军营里大张旗鼓的授田,虎林军上下都是兴奋异常,有份分田地的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而暂时没份的都是羡慕不已。

    虎林军赏罚分明,立什么功有什么奖赏都列得明明白白,当然土地不是常见的奖赏,按照最新的规定,立功的将士有两个选择:要么分地,要么选择晋升,二者只能选其一。

    许多贫苦的士兵毫不犹豫选了分地,而张须陀也是没有犹豫,他选择了晋升。

    张须陀一家原本在荆州,父亲是郡丞,受牵连后辗转来到了巴州,田产自然是没有了,不过父亲如今在州衙做吏员,秋收时得了禄米,凭着俸禄养活一家人是不成问题,所以张须陀决定把握机会。

    此次授田过后,虎林军内会有人事变动,而张须陀的什长也会晋升,所以张须陀放弃了分地的机会,如愿以偿凭着军功接任什长之职。

    虎林军的什编制是十一个人,什长外带十名士兵,再过数日张须陀就是什长,可以指挥手下十名士兵战了。

    “刘葫芦!第三军第二幢第三队,第二小队第一什,刘葫芦!!”

    “第三军的刘葫芦!”“第二小队第一什的刘葫芦!!”

    喊声从前面向后传来,先是台上唱名,然后是此人所属的军主接着喊,再就是所属的幢主应声,然后是所属的队主接着喊,当什长喊起名字时,刘葫芦激动得面色通红。

    四周许多人转头看向他,看着同袍们那羡慕的表情,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刘葫芦有些手脚无措,什长接连喊着他快应声都没听见。

    “快应声啊,赶紧上台!”张须陀拍了拍刘葫芦的肩膀,一把将他右手举起,看着同伴向着台上小步快跑,张须陀也是悄悄握紧了拳头。

    “你要努力,我也要努力!”(未完待续。)

    40135/

章节目录

逆水行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米糕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糕羊并收藏逆水行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