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诗千改看到这个刺青,  既有微悚之感,也有恍然大悟之感。

    ——试问这世上有什么是不需要通过文字就可以*的?

    其一,  是未开灵智的灵物,但前者同样要受到*规则的约束;其二,就只有魔物。

    “*,那个‘未文教’,是否就是信奉魔物的宗教?”诗千改道。

    简升白道:“二者肯定有所关联,但我们目前所知甚少。经过探查我们发现,何文宣的修为来源就是那个刺青印记,它所提供的力量和灵力极为相似,  必须要用灵器才能分出差别,  单靠人力几乎做不到。”

    他说到这,语气带上了一点恨铁不成钢和不屑,“那何文宣也知道的很少,他只是说向未文神祈祷就能获得庇佑,甚至不知道未文神和魔物有所关联……听我们一说,  他自己先吓了个半死。”

    诗千改扬眉,  只要祈祷就能获得力量?她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这世上没有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获得这种力量,  一定也要付出代价。”她道。

    简升白停顿了片刻,语气中有赞许,  忽而问:“徒儿,  你觉得,  魔物是什么东西?”

    诗千改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凭直觉道:“生命?它们肯定也是一种生命体……”

    她这样一说,  又忽而停住,  脑中有灵感闪过,  “是……不属于‘这里’的生命。”

    看名字就知道,  “天魔”,这个天字从何而来?而玄灵阁第一次与她科普时,说的词是“域外天魔”。

    ——它们的*方式与这个世界截然不同,是因为它们本身就不属于此方世界!

    魔物存在的历史其实并不算特别漫长。灵气刚刚复苏出现的头十几年,还未曾有过相关记录。

    而随着诸地混乱、陷入乱世,魔物也随之出现了。在那时,人们认为“魔”是因天地疮痍、道通失序而诞生的,是人心的暗面。

    而大雅建国之后,魔气也的确消停了一段时间。就比如诗千改等人看到的四象笔幻境中,诗秀隽行遍天下,可那时她遭遇的危机也多为灵气造成。很少遭遇魔物。

    然而好景不长,大雅一百年左右,魔气又开始作祟了。当时有好几代大雅皇帝都下了罪己诏,却不起作用。有外出探索的修士们惊觉,大雅国土还算好的,那无人的海面上、边陲的山野森林里,魔气更为猖獗。

    有人形容说,天下就像一张浸入墨缸中的宣纸,大雅是为数不多还没有被墨汁污染的部分。

    与此同时,众人对魔气的认知也加深了。先是确信人群聚居之地魔气就难以侵染,而后发现单是人还不够,准确来说是“文气繁盛”、或者说“文明昌盛、文字颂声”之地。

    这第二波魔气一直持续,直至天魔之乱爆发。天魔之乱是修士与魔物的大规模交战,这个过程里,人们对魔物的认识越来越加深。

    ——以上就是大雅官方课本会教给所有人的内容。

    诗千改从前并没有往深里想,但现在看来,几乎是明示了——就是天魔之乱后,大雅才正式将魔物的名字命名为“域外天魔”。

    简升白笑了笑:“的确如此。”

    他继续讲述,补全了课本里省略的那一部分。

    天魔之乱期间,修士们通过各种迹象推测出,它们事实上是来自其他位面的生命,降临是为了侵占吞噬本位面。

    由于法则和规则的约束,天魔降临需要媒介和载体,也就是说必须吞噬生命才能拥有实体,否则就只能在这个位面降下投影。表现出来,就是如同雾气的混沌之形。

    本位面的一切生命都受到此方天道的保护,反过来,这保护的来源其实就是“本位面生灵创造的文明”。

    文明留下的痕迹越多,与这个位面结缔的联系就越深,域外生命就愈加不能侵犯。

    诗千改甚觉奇妙:“原来是这样……”

    所谓文字修仙只是表象,文字的诞生就是为了记录与传承,它是交流的工具,也是承载文明的容器。

    然而与此同时,她却也不禁想到了一件事。

    “不属于这里的生命”,那么……她这个穿越者不也是吗?

    诗千改摸摸下巴,她倒不是担心自己是“魔物”,因为很明显,这里的天道不排斥她。她只是对自己穿越的原因越发好奇了。

    还有,那些天魔,是属于同一个文明的生物吗?首先,它们也有修为之分,那么它们的来源应该也是一个修仙位面,但其实大雅人并不能知道它们是不是同一波。

    她将自己的疑问说出,简升白也沉吟了。

    他想到了贺家秘境里那些明显拥有智慧的魔物。如果不是天魔进化了,而是它们本来就不是同一批呢?

    “我们会继续追查未文教的线索,如今不知底细,不能打草惊蛇。”简升白说道,“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徒儿你是参与者,之后可能会委派相应任务。”

    诗千改道:“好。何文宣要来金陵也很古怪,不符合何家的行事作风。他一定还没有全部把底细透露出来,*你们再审审。”

    简升白应了一声,两人结束通讯。

    目前暂时没有她什么事了……诗千改将心绪压下,回到了包厢内。

    一楼包厢内,流光戏还在放映,柳行云忍不住紧张地捏住了袖子。

    晋秋雨听到母亲的安排后一惊,可很快也意识到此事无可更改,否则就在擎天派面前暴露了自家实力空虚的事实。

    “那么就承让了。”晋秋雨硬着头皮接下比斗,还要装作胜券在握的样子。

    好在这只是发生在四海大会正式开始之前的私人比斗,一般点到即止。

    然而晋秋雨拔出剑来时,连观众都看出她的心虚,更不用提对面的对手了。

    她也有天才之名,否则也不能坐上首席弟子的位置。可这么多年过去,她荒废时间,*怠惰,现在心中如何有底?

    战斗一开始,双方有来有往,看不出谁强谁弱。但晋秋雨却总有点心神不宁,觉得对方是在试探她。一剑落下,只见擎天派副掌门突然微微一笑,做了个超出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对晋秋雨设下了幻心大阵!

    这种阵法是幻术的一种,吸食受困者心中的恐惧而增强实力。

    它很容易套中,但在实战中其实很鸡肋——施术者和受困者双方都会进入幻境,无法再比斗,外界也无法进行攻击,只能起到一个拖延时间的作用。

    “幻心阵对意志坚定的人不起作用,这样是不是太托大了?”

    “修道要意志坚定才能走得远,我在元婴时期就能轻松打破幻心阵了。晋秋雨怎么说也是化神后期,难道不比我厉害?”

    “高阶修士还能被区区幻心阵控制住?擎天派在想什么……”

    围观修士们议论纷纷,他们一开始并不认为晋秋雨会为其所困,言谈轻松。但随着晋昭的脸色越来越差,这些琐碎的声音也渐渐停了。

    ——因为一炷香过去,那团云雾非但没有散,反而颜色还越来越深了!

    这是受困者无法摆脱心魔的体现。

    有人道:“……擎天派这是想要让晋秋雨被自己打败啊!如果成了,那简直就是一个巴掌打在云喜宗脸上!”

    画面切换到幻境里,只见滔天海浪、擎天冰川,场面异常宏大,引得包厢里阵阵低呼。而看到晋秋雨对面的人时,这几乎就成了惊叫。

    ——幻境中追杀晋秋雨的幻象,外表居然正是从前做掌门时的晋昭!

    “晋秋雨,云喜宗首席……你居然最怕自己的母亲,这简直太可笑了!”擎天副掌门饶有兴趣,仿佛看到了个笑话。

    “站起来,拔剑!天道弱肉强食,你这怎么能活?!”由晋秋雨的记忆而生成的幻象以剑指她,沉凝而暴躁,“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废物?你这样如何能成为掌门!”

    柳行云发现,这部戏和翡不琢先前所有的作品都不同。她从前写的主角,无论大比小比,无论境况多差,都是从容认为自己会赢的,连带着读者也会有这种自信。

    可这个晋秋雨,她简直截然相反!翡不琢丝毫没有回避她的缺点,甚而将其在戏中近乎冷酷地揭露。

    副掌门的嘲讽声中,晋秋雨接连败退,遍体鳞伤,而心魔却越来越强。环境愈发恶劣,简直如末日之景。柳行云心都揪了起来,包厢里也是一片叹息之声。

    先生是要写她在这里输吗……

    柳行云这样想着,但从某一刻起,她却忽然觉得不对。

    副掌门一开始说,按照这个进度不出两个时辰晋秋雨就要心神俱损。但看看那海面上悬浮的大钟,现在都已经过了两个半时辰了!

    晋秋雨居然撑了这么久,她一次一次的被*又爬起,气息微弱,连护体的灵光都无法保持了。可是,却还是没有消失。

    她像是在等待什么。

    柳行云经过剧情已经知道设定,如果幻心阵陷得太深,就只能寻求一个认知上的突破点,让神魂彻底清醒、知道这是假的。

    这个突破点会是什么?晋昭的形象完全是根据她记忆生成的,周围环境却只是自然险境,根本无从下手……

    副掌门也不安起来,彻底褪下了温文尔雅的面具:“别死撑了,反正都要输,还不如现在认输体面一点!”

    晋秋雨最终虚弱地跌落在冰川里,副掌门再也等不及,主动操控幻像,眼看身穿红衣的晋昭就将她一剑穿心——

    可那一剑落下,被杀的人却不是晋秋雨,而是幻象!

    “我一直在等。”晋秋雨满身狼狈,却微微笑了,“……我知道,你先前都像她,可唯一不像的是——”

    “她是我的母亲。她不会杀我。”

    ——竟然是这样!

    楼下观众发出恍然的惊叹声,这出乎意料,却完全在情理之中。幻象能变化出语气神态,但怎么能变化出真正的爱女之心?

    令欢时看着这一幕,无论见这个剧情多少次,她都会感慨这设计精妙。

    身边的金雩却像是早有预料,感慨而惆怅地说:“这晋秋雨,也不算太笨……”

    比她当年要聪明一点。当然,她没有受过什么幻心阵,只是她意识到“母亲爱我”这一点时太晚了。

    幻心阵破,由于副掌门忍不住自己操控了,所以遭受反噬,哇地一下吐出一口血,心神受损的人变成了他。

    他不敢置信:“你……你先前都是在骗我?!”

    外面的修士们也一脸懵,他们只看到云雾浓得像是黑墨,可在最后一刻突然洗净,然后就是副掌门*跌落。

    晋秋雨擦掉额上冷汗,没有答话,在外人眼中就是一副高冷默认的样子。

    晋昭疑惑地看她一眼,女儿却没理她,只是若有所思低头。

    云喜宗险险保全了自己的名声,连擎天派副掌门都遭受巨创,便没有人敢来招惹了。

    接下来一系列剧情也很精彩,是四海大会的比斗,也是全篇的中部。

    这部流光戏人物的举动都有点夸张,但不显突兀,诙谐滑稽得恰到好处。

    云喜宗底子不够,只好用“险招”来凑,却屡出奇效。她们的惊险和外界眼中她们的游刃有余、高深莫测形成了强烈反差,笑料一个接着一个,金雩都时不时被逗得捧腹。

    尤其是晋昭,当她这么严肃的一个人也不得不顶着三岁小孩的外壳参与那些烂点子时,笑声简直能把场子掀翻。

    其中最离谱的是一场“道侣比斗”,也就是预告里晋昭感慨“你给我选的女婿都不怎么样”的那一幕——晋秋雨只喜欢好看柔弱的小白脸,当然都不能打。

    按规则,是修士选择自己的道侣与对方组合比斗,晋昭硬是选不出一个灵力看得上眼的女婿,结果晋秋雨别出心裁,钻了个大空子,声称这七个男子全都是她道侣。

    古往今来也不是没有修士脚踏很多条船,但敢在四海大会上这么说的还是头一个。众人都惊呆了,可翻完规则,居然真的忘记写“只限一人”了!

    于是,晋秋雨使用人海战术大获全胜。

    “她们配合的可真好,就是这个晋秋雨的小师妹双影看起来笨笨的……”

    观众们心想。一群人举止划一,当中有个人跟不上节奏就很突兀。不过最后都能胜出,大家也都接受了这个笨拙的角色。

    一通操作,火花带闪电,云喜宗保住了自己的位置,甚至晋秋雨还晋升到了大乘。

    “居然都赢了,这些难道都是你提前想好的?!你怎么不早说?”晋昭受不了道。

    晋秋雨镇定自若:“不是。我只是把一切都交给命运!”

    晋昭:“……”

    她第一次发现,自家女儿居然在这种地方运气好得过分。

    戏剧在此时进入中后部分,四海大会结束,那条秘籍的线也要收尾了。

    柳行云摸摸自己笑痛的肚子,稍微摆正出严肃姿态——她还没忘记预告结尾晋昭疑似会离开,如果真这样,她一定会看哭的。

    在大会过程中,云喜宗已经把嫌疑锁定在了罗树身上,怀疑是他把秘籍给了外人。

    他的种种举动也的确很奇怪,途中曾离场擎天派私下交流,在满地金拍卖会开始之前还悄悄在房间里放了个傀儡,真身消失了。

    还好母女二人早有准备,在他的身上放了符咒。

    可当晋秋雨抓到他现形时,却发现他手中拿着一本假秘籍,正试图去拍卖会后台,把宝匣里的真秘籍调换走!

    原来,罗树的确动过歪心思,想利用擎天派排除异己、助力自己登上掌门之位。他给出的诱饵就是秘籍——但,是他一早就准备好的假秘籍,真正的古籍他连动都没动过。

    可谁知,不知什么人把他芥子戒里的秘籍又交换了一遍,导致他交出去的是真正的门派秘籍!

    罗树自从发现了这点就急得团团转,他的怪异举动也正是源于这个原因。

    拍卖会即将开始,更糟糕的是,真秘籍也不在宝匣里。三人对视一眼,只好暂时联手,追回不翼而飞的秘籍。

    从这里开始都是相当精彩的解密和追击戏,在很短的时间内,剧情经过几重反转,再加上巨大会场内各种隐藏的精巧机关,人物仿佛行走在离奇的百宝匣里,柳行云觉得自己的眼睛就像吃了一顿大餐。

    “这些机关是用阵法编织的还是真实造出来的?”柳行云分出一点心神,“如果是真的,好想见一下,看起来好好玩……先生《赌翠》结尾那些墓室机关如果也能这样弄就好了……”

    最终*浮出水面,调换秘籍之人是晋秋雨最小的师妹双影!

    “啊!”柳行云恍悟,难怪之前的比斗中双影那么跟不上节奏,原来她本身就是在故意划水!

    幕后黑手并不是戏剧开场以来的大恶人擎天派,而是第一门派明心宗。双影被其门下首席弟子所*,为爱奋不顾身,甚至不惜献出门派秘籍。

    先前的剧情已经透露出,晋秋雨一直觉得,小师妹才是晋昭最宠爱的那个弟子。晋昭本不打算收徒,却在某次除妖过程中无意捡到了一个女婴,也就是双影。

    那时的晋昭已经与自己的亲女关系恶劣,徒弟也对她又敬又畏。就像百姓总是喜欢宠老幺,晋昭也不自觉地对双影过分放纵。

    从前的晋秋雨不止一次嫉妒过小师妹,母亲“渡劫身陨”时,双影十五岁,之后她不想面对小师妹,其他师姐师兄也不好管束,一切待遇照旧,就让小师妹性子养歪了。

    柳行云情不自禁想,晋昭亲手养的孩子就那么两个,结果性格都有巨大缺陷,的确是教育失败……

    晋昭与明心宗掌门少时就相识,二人争锋相对,晋昭永远压过他一头。弄垮云喜宗,是他的报复。

    剧情进入最终的对峙环节,但双方战力差距过大,唯有晋昭恢复才有一战之力。

    “晋昭,我派擅长卜算,已经算出你的来历了。”明心宗掌门并不畏惧,“这种事情我派的记录里也曾写过。你只是因劫雷而短暂穿渡了时空,若想要停留,必须有血亲发愿触动天道,否则就会彻底撕裂在灵暴里。”

    他眼中蕴含讽刺,志得意满,“晋昭,我的老对手,你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会对你有这么深的感情么?”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漫天乌云压城,是预告里电闪雷鸣的景象。

    这为期一个多月的四海大会里,母女二人的位置就好像真正颠倒了过来,晋昭发挥不出实力,晋秋雨能完全压制她,胆子渐肥,把从前的许多“教导”都还了回去——比如小孩子不得熬夜、不得看闲书……经常把晋昭也气得无话可说。

    晋秋雨从女儿变成了守护者,晋昭则从保护者成了幼童。

    也正是如此,二人渐渐学会了换位思考,晋昭也知道自己做得有多么错。

    一个月前晋秋雨的状态对她是个打击,而刚刚知道的最小徒弟的现状又是一个打击。

    这个从来骄傲不肯低头的女人竟有些心灰意冷,沉默着向灵云走去。雷暴疯狂的淹没了小小的身躯。

    她并不是放弃了,而是觉得自己的作为不能让女儿打心底孺慕,只能用剑去放手一搏。

    正在这时,晋秋雨终于冲出了重围:“不……我不想让你走。什么天道发愿,我想要留下阿娘,天道也不能阻拦!”

    晋昭一愣,回头:“你叫我什么……?”

    她觉得自己听错了。

    “……阿娘!!”晋秋雨重复完,几乎红了眼,见天雷未曾止息,一咬牙直接持剑冲了出去!

    雷声震撼寰宇,那一柄雪亮剑光通天贯地,竟将雷暴从中撕碎,也照出了明心掌门眼中的不可思议。

    ——明心掌门所说是误导。弱肉强食的天道怎么可能会被发愿感动?

    唯有血亲以剑令天道畏惧,才能将孤渡的魂魄强留下来。

    晋秋雨突破至大乘巅峰,晋昭的修为也被解开。场面瞬间一面倒下,第一宗大败。

    ……

    云喜宗成功晋升第一宗门,晋昭留了下来,只不过还是着三岁小孩的身体,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慢慢长大。

    而最后一幕,她将掌门玉牌递给晋秋雨,晋秋雨低头微微思考,终于轻笑,接过将其握在掌心。

    光影落下,音乐声响起……柳行云摸摸自己的脸,发现明明是喜剧,她却还是看哭了。

    《掌门》上映三天,金陵与春城两面开花,售卖出的金额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掌门》深得我心,比《二世仙缘》还要好看!”

    “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翡不琢都能完美驾驭,只要是大雅人,绝对都能欣赏!”

    “这次我又看哭了,但是别担心,不是伤心哭的,而是感动哭的,《掌门》真是神作!!”

    放在诗千改所在后世,《掌门》的内核并不罕见,剧情也只是普通过关——她更愿意把这部电影称为合家欢喜剧,就是逢年过节时候看的,没有那么多深思,看了笑就完事儿。

    但放在大雅,却显然不是这样。

    爱情故事说穿了,也不过是那些内核。但探讨亲缘关系的小说,大雅有几本?甚至举不出相似的一例。

    观众们对其的热烈程度远超过诗千改想象,对它的探讨已经远远超过了“作品”,而进入了社会现象的范围。

    女性门派、母女关系、父亲角色缺失、孝道、如何育人……这是偏向严肃的方面,而嬉闹方面,结局晋秋雨对小师妹摇头说的“不要相信男人,容易变得不幸”一炮而红,成为了流行语。

    她说这句话时,身后还站着八个花枝招展的道侣,可谓深刻贯彻了“只玩不信”的宗旨,小师妹脸都绿了,观众则闻之大笑。

    当没有的选的时候,读者当然是来者不拒;一旦有的选,则喜剧的市场必然远胜过虐剧,这是大众读者的心理本能造成的。

    也有守旧派不满于《掌门》带出的叛逆观念,对翡不琢加以贬斥,支持派革新派与之形成骂战。

    “所谓孝道,难道子女从来顺从父母就是对的吗?”

    战火不断蔓延,可不管褒贬如何,都不能阻挡大众对《掌门》的喜爱。

    而在上映第三天,金雩终于向外界宣布自己出关,四喜宗之名再次跃入众人眼中。

    与此同时,她还说了一件事:

    “我在闭关时,曾梦到天魔场景。”而是感动哭的,《掌门》真是神作!!”

    放在诗千改所在后世,《掌门》的内核并不罕见,剧情也只是普通过关——她更愿意把这部电影称为合家欢喜剧,就是逢年过节时候看的,没有那么多深思,看了笑就完事儿。

    但放在大雅,却显然不是这样。

    爱情故事说穿了,也不过是那些内核。但探讨亲缘关系的小说,大雅有几本?甚至举不出相似的一例。

    观众们对其的热烈程度远超过诗千改想象,对它的探讨已经远远超过了“作品”,而进入了社会现象的范围。

    女性门派、母女关系、父亲角色缺失、孝道、如何育人……这是偏向严肃的方面,而嬉闹方面,结局晋秋雨对小师妹摇头说的“不要相信男人,容易变得不幸”一炮而红,成为了流行语。

    她说这句话时,身后还站着八个花枝招展的道侣,可谓深刻贯彻了“只玩不信”的宗旨,小师妹脸都绿了,观众则闻之大笑。

    当没有的选的时候,读者当然是来者不拒;一旦有的选,则喜剧的市场必然远胜过虐剧,这是大众读者的心理本能造成的。

    也有守旧派不满于《掌门》带出的叛逆观念,对翡不琢加以贬斥,支持派革新派与之形成骂战。

    “所谓孝道,难道子女从来顺从父母就是对的吗?”

    战火不断蔓延,可不管褒贬如何,都不能阻挡大众对《掌门》的喜爱。

    而在上映第三天,金雩终于向外界宣布自己出关,四喜宗之名再次跃入众人眼中。

    与此同时,她还说了一件事:

    “我在闭关时,曾梦到天魔场景。”而是感动哭的,《掌门》真是神作!!”

    放在诗千改所在后世,《掌门》的内核并不罕见,剧情也只是普通过关——她更愿意把这部电影称为合家欢喜剧,就是逢年过节时候看的,没有那么多深思,看了笑就完事儿。

    但放在大雅,却显然不是这样。

    爱情故事说穿了,也不过是那些内核。但探讨亲缘关系的小说,大雅有几本?甚至举不出相似的一例。

    观众们对其的热烈程度远超过诗千改想象,对它的探讨已经远远超过了“作品”,而进入了社会现象的范围。

    女性门派、母女关系、父亲角色缺失、孝道、如何育人……这是偏向严肃的方面,而嬉闹方面,结局晋秋雨对小师妹摇头说的“不要相信男人,容易变得不幸”一炮而红,成为了流行语。

    她说这句话时,身后还站着八个花枝招展的道侣,可谓深刻贯彻了“只玩不信”的宗旨,小师妹脸都绿了,观众则闻之大笑。

    当没有的选的时候,读者当然是来者不拒;一旦有的选,则喜剧的市场必然远胜过虐剧,这是大众读者的心理本能造成的。

    也有守旧派不满于《掌门》带出的叛逆观念,对翡不琢加以贬斥,支持派革新派与之形成骂战。

    “所谓孝道,难道子女从来顺从父母就是对的吗?”

    战火不断蔓延,可不管褒贬如何,都不能阻挡大众对《掌门》的喜爱。

    而在上映第三天,金雩终于向外界宣布自己出关,四喜宗之名再次跃入众人眼中。

    与此同时,她还说了一件事:

    “我在闭关时,曾梦到天魔场景。”而是感动哭的,《掌门》真是神作!!”

    放在诗千改所在后世,《掌门》的内核并不罕见,剧情也只是普通过关——她更愿意把这部电影称为合家欢喜剧,就是逢年过节时候看的,没有那么多深思,看了笑就完事儿。

    但放在大雅,却显然不是这样。

    爱情故事说穿了,也不过是那些内核。但探讨亲缘关系的小说,大雅有几本?甚至举不出相似的一例。

    观众们对其的热烈程度远超过诗千改想象,对它的探讨已经远远超过了“作品”,而进入了社会现象的范围。

    女性门派、母女关系、父亲角色缺失、孝道、如何育人……这是偏向严肃的方面,而嬉闹方面,结局晋秋雨对小师妹摇头说的“不要相信男人,容易变得不幸”一炮而红,成为了流行语。

    她说这句话时,身后还站着八个花枝招展的道侣,可谓深刻贯彻了“只玩不信”的宗旨,小师妹脸都绿了,观众则闻之大笑。

    当没有的选的时候,读者当然是来者不拒;一旦有的选,则喜剧的市场必然远胜过虐剧,这是大众读者的心理本能造成的。

    也有守旧派不满于《掌门》带出的叛逆观念,对翡不琢加以贬斥,支持派革新派与之形成骂战。

    “所谓孝道,难道子女从来顺从父母就是对的吗?”

    战火不断蔓延,可不管褒贬如何,都不能阻挡大众对《掌门》的喜爱。

    而在上映第三天,金雩终于向外界宣布自己出关,四喜宗之名再次跃入众人眼中。

    与此同时,她还说了一件事:

    “我在闭关时,曾梦到天魔场景。”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欲修仙,日更三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薇我无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6章 热映,我欲修仙,日更三千,笔趣阁并收藏我欲修仙,日更三千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