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国家队的人一下飞机,  就感觉到冷飕飕的寒风迎面而来,吹得脸上生疼。

    苏芙裹紧羽绒服,跟着队伍缓缓来到行李提取厅,  等待着行李运出来。

    不远处走来一大队人马,  某个眼熟的毛国少女冲着苏芙招了招手:“苏!”

    “娜塔莎?”苏芙也跟对方招了招手,  打了声招呼。

    两国的行李托运通道并不在一起,  所以娜塔莎也只能简单打声招呼后便离开了。

    离开时,苏芙抬头看了眼对方胸前的国旗,生出一丝好奇。

    等到毛国运动员都离开后,苏芙向黄天问道:“我怎么觉得娜塔莎运动服上的国旗好像不太一样。”

    “他们?”黄天看了一眼毛国代表队,  叹了口气:“毛国被禁赛了,  他们国家的运动员只能以毛国奥林匹克队的名义参加,  拿到奖牌后他们也不能升国旗、奏国歌。”

    “啊?”苏芙愣了愣,惊讶的看向那边。

    “小苏芙,你平日里专注训练,  但是也要知道点八卦消息。”姚鑫伸了伸懒腰,说道:“毛国他们前两届奥运会就一直因为兴奋剂的事情争论不休,12月份的时候他们被禁赛。”

    “禁赛?”苏芙更加惊讶,整个人震惊的看向旁边。

    “对,后来他们以奥林匹克队名义参赛,奥委会也只给了他们不到两百个名额,  相比以往动则四五百的参赛人数真可谓是缩减大半。”杨杰也在旁边解释道:“你没发现他们身上是奥林匹克的旗帜,  而不是他们国家的国旗。”

    “对,参赛选手大部分都是新人。”黄天也点点头,  说道:“老将、名将都不允许参赛,  在社交平台上表露过某些立场的选手也不允许参赛。”

    苏芙听到这些话后,  心里泛上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滋味。

    明明是竞技运动,  却活生生沾上某些因素,让纯洁的冰雪运动蒙上一层灰。

    她看着那群只有华国代表队三分之一的人,他们身上虽然没有穿上印有国旗的运动服,但是面容、语言都无一例外说明他们的身份。

    程天也听到几人的聊天,幽幽道:“别去看别的国家事情了,咱们收拾好东西走吧。”

    华国代表团拿到行李后,便坐上大巴前往奥运村。

    这次平昌冬奥会分成两个赛区,平昌赛区主要是雪上运动为主,奥运村里能住大约3500个人,而江陵赛区则是以冰上运动为主,奥运村规划是2500个人。

    两个不同项目将华国代表团分成两队人马,冰上运动总领队是程天教练,他的资质最深,于是带着冰上运动项目的参赛选手来到江陵奥运村。

    江陵奥运村的环境还算不错,一共有九栋楼,每栋楼大约有二十几层。

    等华国代表团抵达奥运村时,已经有不少国家的运动员入住了,他们在窗户上挂起一面面国旗,将这个奥运村点缀的格外亮眼。

    入村有专门的的仪式,奥运村村长会接待代表团,并且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

    村长先是发表致辞,欢迎华国代表团的到来,随后由领队程天上台接过话筒。

    程总教练是用中文发言,先是谢谢村长的招待,然后是希望选手们好好发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网络直播平台上,不少粉丝们调侃道:

    【程老头真可爱,还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呢。】

    【客套话,每次比赛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

    【程老头怎么说中文?我记得他英语超棒的。】

    【公开场合代表华国形象时,说的都应该是中文呢。】

    【对啊,你看外交官发言全部都是说的中文,而他们英语也超级厉害。】

    发完言后,接下来便是升旗仪式。

    华国代表团们看着徐徐升起的五星红旗,听着熟悉的国歌时,心里澎湃的情绪翻涌不止。

    华国队分配的是第三栋的10-22层,下面是加拿大国家队,不少队员们看着阳台上挂起的各色各样国旗,一脸兴奋道:“走,咱们去挂国旗。”

    后勤管理人员开始给选手们分房间,奥运村大部分都是双人间或者是三人间,于是按照相同比赛项目的运动员分到一间房,或者是同教练分在同个房间。

    苏芙和杨杰分到一间房,还有一张床分给苏家雨。

    三人拖着行李走进房间,淡蓝色的床铺上印着平昌冬奥会的会徽,还有两个很可爱的吉祥物。

    平昌冬奥会的吉祥物是一只白老虎s,这个名字在韩语里表示了守护,而白虎也被大伙看作神圣的守护兽。

    杨杰瞟了一眼白虎,啧了一声:“有点像咱们的四神兽哦。”

    这句话说的很小声,但是旁边站着的苏家雨听出来是什么意思,她也嗤笑道:“这有什么奇怪呢,当初那八分钟还出现了咱们的活字印刷术呢。”

    苏家雨当教练时就带过两届冬奥会,她先是检查一遍房间的宽带,发现网络卡顿后叹了口气。

    然后又去检查了一下浴室,打开水龙头还是有热水,只不过水温不算很高罢了。

    杨杰在卫生间摆放洗漱用品,看了眼水流后嫌弃道:“水好小。”

    苏家雨说道:“至少比上届冬奥会的居住条件要好。”

    反正每年奥运会宣传都是多好的住宿,实际上却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

    “还没我以前在08年奥运会当志愿者住的房间好。”杨杰依旧是很嫌弃。

    她还记得08年奥运会时,她专门申请去当花童了,当时居住环境比现在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有哪些奥运会能比过咱们08年那场?”苏家雨将水龙头关掉,说道:“不过下一届冬奥会是咱们国家办,到时候就能在家门口了。”

    说道下届冬奥会,苏家雨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了,这次开幕式上点火炬的是他们花滑女单王某?”

    “嗯。”杨杰点点头,说道:“肯定是她呢。”

    苏家雨叹了口气,幽幽道:“要是苏芙能拿到金牌,咱们开幕式上火炬是不是可以由小苏芙来点燃呢?”

    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因为就一届冬奥会的金牌恐怕不能站上点火炬的台子。

    但如果接下来四年苏芙能大满贯,并连续四年拿到世锦赛,gpf大奖赛冠军的话,那倒有可能站上那个位置。

    话说回来,大满贯可比登上火炬台点燃火炬还要难,光是想就觉得很夸张。

    苏家雨抬头看向正在房间里铺床单的苏芙,缓缓道:“也许也不一定不会成功呢。”

    苏芙将带来的床单、被套全部铺好后,说道:“走吧,咱们去挂国旗。”

    “好的。”杨杰点点头。

    等她们来到阳台时,发觉不少队友已经翻出国旗、横幅,挂在阳台栏杆上了。

    洁白的建筑物将鲜红国旗衬托的更为亮眼,而一溜看下去就连阳台侧边也给挂上了国旗。

    苏芙将国旗展开后,铺在阳台栏杆上,用麻绳将四个角系好。

    杨杰在旁边的栏杆上插上一面面小红旗,随风飘逸显得特别好看。

    看着这些东西,苏芙突然想到了什么般冲回房间翻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熊猫玩偶。

    她给熊猫玩偶系了个领带,然后贴在门口:“这就是咱们的标志了。”

    姚鑫正好经过,连忙也翻出熊猫玩偶贴在门牌处做装饰品。

    因为之前秦瑶给花滑队准备了不少熊猫玩偶,还装了两袋子带过来,正好花滑队寝室门口都能贴上。

    程天教练一看觉得挺好,于是将熊猫玩偶贴在华国代表团楼道口,还配上华国欢迎你的标语。

    运动员们将东西布置好了以后,说道:“咱们去逛逛奥运村?”

    来都来了,当然先在四周转两圈感受一下气氛。

    冰舞小女单也凑上来,拉着短道速滑的女选手们一起逛奥运村。

    逛了两圈后,杨杰发现天生语言通的苏芙终于撞上不懂的语言-韩语。

    奥运村的志愿者大部分都是韩国人,他们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英文同人交流,但是说急时会蹦出几句韩语。

    听的几人一脸懵逼,不过队里短道速滑队的女选手有个是朝鲜族人,她能和志愿者们对答如流,也是让大伙们满是感概。

    “我都忘记咱们国家少数民族还有个朝鲜族呢。”杨杰感叹道。

    苏家雨点点头,接了句:“这次北朝那边也有人参赛,开幕式上还会与韩国共举半岛旗哦。”

    自从千禧年的奥运会上北朝和韩国共举半岛旗,代表着整个朝鲜族,而这次更是在某些特殊因素下再次提出半岛旗,代表两边外交关系想要修好的趋势。

    “北朝有多少人参加?”苏芙好奇的问道。

    “大概十几个,反正数量不多。”苏家雨想了想,说道:“好像还有对冰舞选手。”

    聊着聊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餐时候,众人便朝着食堂的方向进军。

    抵达食堂后,发现这里不同肤色的运动员端着盘子走来走去,热闹极了。

    然而,让苏芙等人看了食堂供应的饭菜后,脸色却有点无奈了。

    大伙都知道需要入乡随俗,再加上同为亚裔至少还能在这里吃到米饭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一桌子泡菜,除了泡菜就是味增汤,看的所有人面如菜色。

    算了,就当是到了异国他乡,尝试一下别国风情吧。

    然而,等到除夕夜时供应的辣白菜饺子,硬是让选手们吃到想吐。

    不少人在平昌冬奥会后,再也不想吃泡菜这些东西了。

    另一边,距离江陵奥运村相隔20多公里的平昌奥运村,运动员们看着满桌泡菜也是全无胃口。

    平昌奥运村的环境没有江陵好,他们房间的热水处于时有时无状态,别说是泡澡了,就算是洗淋浴也经常听见运动员们的尖叫声。

    还有些住宿楼并未全部完工,供暖设备等也无法正常运行。

    不少运动员们差点没被冻感冒,裹着被子挤在一起取暖,而恶劣的居住条件以及无法供暖、供应热水,让志愿者们走了大半。

    姚鑫的交际圈最广,他跟高山滑雪的队友们联系后知道对方那边的惨状,于是连声道:“还好我们这边没这么糟。”

    不过,运动员们纷纷拍照传上自己社交平台后,又引起了冰迷圈的动荡:

    【天啊,这房间看上去采光好差,灰不溜秋的感觉。】

    【三人间的床具好廉价,感觉跟超市大甩卖时抢到手的。】

    【楼上的格局小了,哪是什么超市大甩卖,明明就是买东西送的赠品!】

    【对啊,不过颜色倒是还蛮好看的。】

    【住宿也就算了,我看了地图,奥运村离赛场好远啊。】

    【倒没觉得很远,就觉得他们的车貌似不太够哦。】

    【接驳车吗?我看直播时专门蹲了下时间,至少半个小时才发一辆车过来。】

    华国国家队到的比较早,再加上团体赛的时间就在开幕式第二天,所以大伙们开始系统、专业的训练。

    平昌奥委会给各国运动员准备了训练馆,但是训练馆并不在奥运村内,而是在距离奥运村大约十几公里的地方,需要坐接驳车才能过去。

    在时间上也做过分配,华国一天有两场训练时间,上午7点到9点,下午6点到8点。

    这个时间表让姚鑫很无语:“合着全部都是饭点?我们到底是吃完饭去训练呢,还是不吃饭去训练?”

    很纠结的时间,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然而真到了训练时间,他们还发现有更大的问题等着自己。

    第一天训练,苏芙等人硬是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接驳车,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大巴车。

    等到了训练馆,更是耽误了不少时间,最后只能上冰半个小时就匆匆忙忙下来,将场馆留给后面来的其他国家运动员。

    下午的时候,黄天直接大手一挥,让学员们跑步前往训练场,正好到了后热身也做完了。

    姚鑫很无语:“谁家热身跑十几公里的!”

    “也许半路能遇见车。”魏子千调侃着姚鑫,说道:“团赛里,你男单可是第一个上场,所以训练是躲不过的。”

    华国来的时间比较早,训练场馆也就给了副馆训练,等到过几天其他国家陆续来齐后,主馆的赛前训练也会打开,到时候才是单人项目的选手训练主场地。

    苏芙来到冰场后,先是在旁边陆地上试着干拔了几个3a找感觉。

    哐当的落地声不停在场馆上空响起,换上冰鞋的姚鑫抬头看着正在陆地上旋转的少女。

    对方个子明显蹿高了很长一截,尤其是那双长腿看上去格外扎眼,旋转时微微蜷缩着显得更长。

    队里的人都知道苏芙开始发育关,也发觉她最近的3a成功率下降了不少。

    他们觉得老天爷真的是既公平又不公平,给了苏芙这么强的天赋,却又在节骨眼上让苏芙撞见最难的难题。

    曾经也有一位天才运动员在奥运赛季撞上发育关,结果心态整个崩掉了,后来更是一落千丈再也无法爬起来了。

    他们并不想苏芙也遇见相同的事情,不希望这颗闪亮的新星就此陨落。

    苏芙在陆地上试了一下后,换上冰鞋就上冰了。

    她先是沿着外围划了半圈,然后试着拔了个一圈跳,然后是两周跳。

    在两个两周跳后,苏芙感觉起来后便猛地助滑一段,刀刃一横向前起跳。

    落冰很稳的3a,让苏芙也逐渐找回了些感觉。

    不过跳成功一个后,她又摔了一个跳,才逐渐平衡下来。

    中场休息时,黄天撑着挡板调侃道:“挺好的,摔2成1的成功率,下次六练时摔两个3a后,比赛就能跳出来一个最佳的3a。”

    苏芙有点无奈了,接过教练的水杯喝了一口。

    她现有的成功率还是低了一点,要是能让整体成功率再升一点就更好了了。

    “对了,我的冰刀带来了吗?”苏芙问道。

    “带了,我把存货全部都带来了。”黄天点点头,说道:“我每天都帮你把冰刀给磨刀师傅处理了。”

    苏芙最近发育关体重增加,冰刀的折损率特别高,一个不小心就能卡的断一对,就算没有折也经常会出现小磨损。

    每天晚上,他都会把苏芙冰鞋拿去磨刀师傅那里修整一下,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意外。

    又过了两天,抵达奥运村的代表团越来越多,主馆的冰场也开启了。

    花滑第一场比赛是团体赛,所以主馆是给参加团体赛的选手们进行公开训练。

    华国女单这边是杨杰一人揽下两场,男单是姚鑫和许凡分开进行自由滑、短节目,于是主馆训练就让他们两人上了。

    然而,却谁都没想到,杨杰在主馆训练时却出现了意外摔落在地,导致脚踝处的旧伤复发。

    等苏家雨、苏芙等人赶过去时,对方已经送到医务室了。

    医务室里,医生看着手里片子,说道:“韧带出现裂痕,建议退赛。”

    “退赛?”王奎先是一愣,随后却又抿紧双唇。

    根据医生的说法,韧带拉伤是最为严重,如果再继续比赛的话,跳跃会引起韧带乃至半月板的磨损,到时候断送的可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她的职业生涯。

    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王奎和杨杰两人聊了很久,最后女孩面对退赛倒是并不很抗拒,她之前本就没有打算要跟文霞姐抢名额,现在也不过是把名额让回去。

    “教练,我没事的。”杨杰笑了笑,反倒是安慰起王奎了:“下次奥运会的名额,我自己在世锦赛上抢回来。”

    要退赛就面临着换人,空出来的名额要报新的运动员上去填补,还有团体赛的人选也要更换。

    教练们又在一起召开了次会议,最后决定让李文霞到这边来,幸好对方的签证早就已经办齐了,只不过航班时间赶不上团体赛的短节目。

    最后,黄天终于松口道:“团体赛里女单短节目让苏芙上吧。”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就当是让她试一下主馆的感冰,找找奥运的感觉。”

    李文霞的航班时间确定下来后,她只能赶到团体赛的女单自由滑时间,于是最后决定短节目由苏芙上去滑,而自由滑则换成李文霞。

    女单用掉换人机会后,男单这边就把姚鑫的名字给去掉了。

    姚鑫的成绩比许凡好,所以国家队要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避免出现更大的损耗。

    敲定了人员后,冰协写了份文件递交上去,更换了参赛人员,很快便接到赛委的同意。

    此时,不少人都在赛程表上看到苏芙的名字:

    【天啊!小芙蓉要去比团体赛的短节目?】

    【八妹怎么退赛了?她是不是受伤了?】

    【应该是受伤了,我看了合乐阶段,她想要跳3a  3t,结果摔冰了。】

    【八妹怎么老是在训练时候搞难度这么大的跳跃?上次就已经吃亏了!】

    【虽然女单短节目距离团体赛短节目还有几天,但是小芙蓉会不会太累了?】

    【得了吧,八妹连着比短节目和自由滑,你们也没说她会累。】

    【其他国家不都是这样,保存一号种子选手,团赛排二号、三号选手。】

    【对啊,要不是我们就两个名额,说不准团赛就是李文霞和杨杰两个人上。】

    【现在男单那边还不是许凡连轴转,也没看到你们说他累呢。】

    网上的言论一时间有点跑偏,而此时也是第二天下午,苏芙来到主馆准备第二场赛前半公开训练。

    主馆比副馆要大上不少,安保人员也明显比其他地方多,甚至还看到有警察在外围巡逻。

    苏芙跟着黄天一起进到场馆内,团体赛半公开训练里大部分都是参加女单短节目的选手,其中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不过,所有人脸上表情都比较凝重,奥运会带给大家的压力可不小。

    苏芙先是在场边做了一下热身运动,然后脱掉外套递给黄天:“我去试试冰。”

    “注意安全。”黄天点点头,说道。

    他看着女孩滑上冰面后,有不少别国教练、运动员都在偷看苏芙。

    半公开训练时,面对强敌很容易影响到心情,他们都知道苏芙是isu公开承认的第一个跳出四周跳的女单,看到女孩上冰后的气势,更是在心里发憷。

    然而,她们这样在气势上就输了一大街,更可能会望风而溃。

    果不其然,当苏芙在冰上轻松的跳出个3a后,不少同组运动员纷纷出现各种各样奇葩的失误。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真千金她是花滑女王[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尔锶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6章 第 86 章,真千金她是花滑女王[重生],笔趣阁并收藏真千金她是花滑女王[重生]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