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闻下午四点的时候,  已经等在机场那儿了。

    距离和名导约好的见面时间已经过五分,可电子板上的航班信息,依旧没有显示抵达,  宋闻询问路过的工作人员,  才知道今天下午港城暴雨大雾,  所以飞机都在上空盘旋延迟降落。

    宋闻傻眼了。

    他看看时间,  虞珂的生日宴已经开始了。

    按照先前询问到的生日宴流程,他见完名导后赶回去,  还能赶上切蛋糕吹蜡烛的时间,结果现在飞机延迟下降,别说切蛋糕吹蜡烛了,能不能在虞珂睡觉前赶到、送出礼物都难。

    虞珂作息可规律了,九点必睡,风雨不动。

    宋闻急切追问:“大概要什么时候到?”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工作群,回复:“雾渐渐散掉了,最快可能三十分钟,  最慢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  好家伙,  等他回去虞珂早就睡了。

    按照这女孩的小作精性格,  没拿到礼物也没见到惊喜,  往后不知道怎么“折磨”他呢。

    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见面,  宋闻发一个短信早就走了,  偏偏这人是他事业生涯的引路老师,  而只有搞好事业才能给到虞珂幸福。

    所以哪怕宋闻再着急,  也只能等在转机临时出口这,  烦躁难耐地走来走去。

    时间渐渐从四点推移到四点半,  航空信息板总算更新为抵达的状态。名导所乘坐的飞机还是第一批抵达,  看起来像是命运格外偏爱宋闻。

    可是宋闻还是不放心,来回张望。

    这是他过去经历导致的第六感——从小到大,宋闻想要完成的事情,即使结果是满意的,过程必然非常艰苦。什么参加竞赛结果在路上遇到摔倒的老人,什么参加马拉松比赛中途下暴雨也要坚持跑完…

    总之没有一样是顺顺利利的。

    以至于宋闻都习惯了,淡定坐等接下来还有什么幺蛾子。

    果然不出他所料,时间从四点半推迟到五点,名导还没有从转机口里出来,偶然途径一两个旅客还能听到他们讨论说:“太多飞机同时抵达了,里面行李转盘乱套了。”

    “我差点找不到自己的箱子…”

    宋闻:…

    淡定,淡定…

    不行,淡定不了啊!再不回去今天就毁掉了。

    就在宋闻纠结要不要给名导发条短信,说是家中有急事日后亲自出国登门拜访的时候,一张熟悉的外国人面孔总算从转机口跻身出来,走的慢吞吞悠哉游哉的。

    …是詹姆斯导演。

    宋闻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抢走名导手中的行李箱,嘴上英文光速跑出来:“詹姆斯导演,我是a大学生宋闻,非常开心可以见到你,我已经打听好附近哪个咖啡馆人少座位多,你刚下飞机一定很饿很渴吧,我们快点去那家咖啡馆吧。”

    脚上速度飞快,行李四个轮子都快追不上他。

    逼得詹姆斯也跟着跑起来,追得扑哧扑哧大喘气。

    十分钟后,咖啡馆点单的松饼和拿铁还没上来,宋闻和詹姆斯导演的见面进度已经拉满,导演手写一张地址,下面签上名,邀请宋闻加入他正在拍摄的电影中。

    宋闻接过地址,惊讶:“tokyo?”

    “你去办理签证,会很需要这张推荐信的。”

    詹姆斯导演算得上是温和十足的老师了,连宋闻家境问题难以办签证的事情都考虑到。然而宋闻抿抿嘴,没有立刻答应能去也没有拒绝,只是先将推荐信收起来了。

    詹姆斯就当他还有疑虑,贴心地望向窗外,没有强制要他当场给出答案。

    几秒钟后,宋闻频繁看向柜台,心想这个松饼和咖啡怎么还没上来。

    餐点都还没上齐,他就提前提出告辞,会不会不太礼貌,愁得宋闻都把嘴唇舔干了。

    詹姆斯乐了:“着急走?”

    意图被发现后,宋闻有些抱歉:“今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

    “去吧。”詹姆斯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年轻人就是好啊,像我当年初入导演圈的时候,也是因为拍戏错过女友的…”

    话还没说完,宋闻直接就飞奔出了咖啡馆,一点留恋都没有。

    詹姆斯:…

    话是这么说,但是跑得这么快,还是让人有些尴尬欸。

    看着男孩的背影,詹姆连连斯摇头。

    只是一下午的分离就魂不守舍,以后去了东京要怎么办啊。

    宋闻一路快车疾驰,为了赶上虞珂的生日宴,还放弃公车地铁,换乘人生第一次出租车。紧赶慢赶无数次超车,开得司机师傅都快吐了,总算赶在七点左右抵达虞家。

    小花园内人影憧憧,欢声笑语不断,却独独没有虞珂的身影。

    再一打听,好家伙,五点钟就吹蜡烛吃蛋糕了。

    究竟什么人会下午庆祝生日,得有多馋?

    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虞珂提早吹蜡烛的宋闻,只得踏上给女朋友道歉的路。

    他先是去了虞珂的房间,打开房门后发现没有人,房间里门窗紧闭安安静静,唯有彩光偶然从下至上照射上来的动静。

    “奇怪虞珂去哪了。”

    宋闻摸摸怀中的礼物,刚打算离开房间继续找人,临离开前又慢慢踱步回房,心生一计——他可以躲在衣柜里,给虞珂一个惊喜啊!

    就这样,宋闻开开心心地躲进衣柜里,关好门,房间恢复成无人进出的模样。

    他进去后不久,就看到一男一女撞开房门,然后啪得打开室内灯。

    突然爆发的强烈灯光晒得宋闻睁不开眼,好不容易等视野重新恢复清晰,就看到申贺颂和虞珂两人,手牵手地走进房间里,还暧昧地反手关上门。

    咔哒一声,厚重的木门隔断房里房外的声音。

    室内越安静,宋闻就越尴尬。

    他本来想直接跳出来给虞珂惊喜,然后送她礼物,却没想到申贺颂也在这里,不好意思在大舅子跟前秀恩爱,只得耐着性子再等等。

    “我今天好开心啊。”

    “你一个人吃了接近2磅蛋糕,能不开心吗?”

    “可是很好吃呀!”

    藏在暗处的宋闻勾唇一笑,觉得自家女友嘴馋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他偷摸透过缝隙,朝室内望去,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两人怎么贴那么近,这正常吗?

    不正常。

    因为下一秒,申贺颂忽然单手搂住虞珂纤细的腰身,将她往自己身上带,然后自然而然开始接吻起来了。

    啧啧水声回荡在房间内,偌大的床铺上一黑一白两道声音接近重合,暧昧的气氛幻化成具体的声影画面展现在宋闻眼前。

    他不可置信地后退两步,单手捂住嘴巴。

    因为事出突然又过于震撼,宋闻脑袋一片空白,连刚刚还在摆弄礼物盒的事情都忘了。圆滚滚的器具从天鹅绒布上滑落下来,跌到衣柜地面上。

    发出“啪嗒——”的声响。

    宋闻指尖颤抖地捡起礼物,凝神望向室内。

    好在在礼物掉落地板的时候,虞珂手机*适时响起,覆盖掉东西跌落地板的轻微声响,所以屋内两人并没有发现衣柜里还有第三个人。

    不过就算发现也没关系,宋闻也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现在,他还在给申贺颂虞珂找理由、找借口——这可能就是亲密的兄妹…放屁吧!什么亲密兄妹会亲吻啊,韩剧都不敢这样演,而且现在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气氛如此暧昧,如果刚刚电话没响,这两人就要*了吧。

    还是当着他的面…宋闻都不敢往下想了。

    “是谁的电话?”*压迫神经,申贺颂声线都低哑了不少。

    虞珂拿起手机,立刻认出是林霄亦的号码:“是林霄亦。”

    申贺颂直接将手机拿过来,滑动接听了电话,冷漠且沉默地听着话筒里的男人发疯——“虞珂,是我林霄亦。”

    虞珂看了一眼申贺颂,见他摇摇头,她也就没说话。

    她不说话,林霄亦可是有很多话要说,听声音他应该是醉了,说话颠三倒四还口齿不清:“你真的好狠的心肠啊,不仅骗我玩弄我,现在竟然连青梅竹马关系都不肯维持了。”

    “你邀请了全港城的人,却独独忽略了我。”

    …听这话,似乎还有点委屈和埋怨的感觉。

    虞珂不懂了,这男主气得恨不得咬死她了,怎么对参加她的生日宴那么执着。

    她就是想吃个蛋糕而已,没必要招待个仇人过来吧。

    要是林霄亦气急败坏,砸了她的三层大蛋糕怎么办啊!

    想到这,虞珂就好像蛋糕真被男主毁了一样,没好气回答:“就不请你,你个死醉鬼!”

    死醉鬼已经是虞珂所能接触到最脏的话了,骂出口后她神清气爽。

    原以为林霄亦这么骄傲矜贵的人,被骂后会立刻挂断电话,却没想到他忽然痴痴笑起来,简直疯得不能再疯了。

    “我是死醉鬼?我喝酒都是因为谁啊?”

    “虞珂,你真以为,你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耍的小伎俩真的有效吗?我会受骗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还不懂吗?”

    “不是因为被骗,是因为我爱你。”

    “而且你也爱我,爱情建立在虚幻上,我们的快乐却是真的…“

    虞珂渐渐眯起眼睛…这个男主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不过…林霄亦的这通酒后吐真言,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坚韧的事业心上留下一点痕迹,虞珂回想过去这半年,快乐幸福的时候也不少。

    所以真的是爱吗,爱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虞珂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旁边的申贺颂,已经毅然、冷静、淡定地挂断了电话,让情敌这通真挚告白如同捏紧鸭子脖颈那样,只发出嘎的一声残音。

    彻底没了声音。

    申贺颂不声不响旁听竹马的告白电话,冷眼看着笨拙的情敌白费力气,最后给出评价是:“不自量力。”

    他摸向虞珂的臀腿,厉声命令道:“今晚和我在一起,只跟我一起。”

    虞珂望向申贺颂,澄澈眼眸微微颤动,却没有回答。

    忽然,一声玻璃破窗声和衣柜踹门声同步响起,在安静室内显得震耳欲聋。

    床上两人同时望过去——林霄亦如同罗密欧般破窗而入,宋闻则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从黑暗中抽身而出。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穿进三个男主的修罗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泰哥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2章 修罗场九十二天,穿进三个男主的修罗场,笔趣阁并收藏穿进三个男主的修罗场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